Fiee

雷金妄想

前两天还担心自己状态平和玩不了暗黑向耶……果然想多了。

.
.
.

雷狮总喜欢玩点奇怪的play。
撇开会被屏蔽的不谈……

“……嗯……你想干什么……”
金抬了抬眼皮,简直太累了,跟被匹马圔操了似的。

“起来,小鬼。”
雷狮裤子还没提,刚发泄完的他无比愉快,像只猫那样眯着眼,一手就把还在床上挺尸的金捉起。
“站着再玩一次。”

真是糟糕。
金和雷狮身高差太多,这个体圔位很难达成……搞得两个人都蛮痛的。
“呜呜呜放手啊你这混蛋疼疼疼!”
“嘶——!闭嘴。”
丁丁被撇着的痛不是男人能忍的,雷狮难得升起的那点怜惜心也磨没了。
索性金很轻,他很容易就能把对方扳起来了……这个动作真的不错,他能进的很深,被暖和的肠子完全包裹住的确是件快乐的事。

……

雷狮会把金拴在凳子上,对方实在太闹腾,搞得他烦不胜烦。奇妙的绑法,他会把对方的手绑在脑后,然后就能很方便的去摸对方的胸口了。
金真他妈是无话可说,他压根就没有胸,雷狮却还喜欢像个变态似的掐掐圔弄弄。

然后雷狮就会一边掐一边啧啧啧感慨金真的一点奶都没有扫兴扫兴。
金懒得理他,毕竟他是个男孩子压根就不会在意这个,况且他对雷狮好感度,在那次站立play之后也创新低了。
最后雷狮感觉没趣了。
“金。”
他说,这是他难得正经叫金的名字,搞得金有点不安。

“我给你弄个胸怎么样。”

“……”
“怎么呢。”
“**********!”

.
.
金让雷狮去找女人,没想到雷狮真的去了。
搞不清楚什么想法,金有点难过,却不知道这难过从何而来。
他不该的,毕竟他们的关系还没到那种……地步。

于是他跑了。
金也是个血气方刚的男孩子也会有对大白胸脯的需求的,挺合理。

……

金终于把雷狮惹恼了。
他真是吓得眼泪都掉下来了,不是强圔奸,不是虐待,甚至不是殴打——雷狮想要他的命,正儿八经的,对方想弄死他。

根本没来得及痛,高压电接触到皮肤的一瞬间,细胞就已经死光了。
痛觉神经还没来得及发挥用处就变成熟肉,只有麻痹感。
金能闻到那股味道,就在他的左肩,肉烧焦的味道,如果被弄熟的不是他的肉,他也许会觉得这味道蛮香。

“雷……雷狮……”
金能感觉到自己牙齿打颤,对方把他挤进墙角,像是每次做那档子事一样。
但那股电流带来的威压,恐惧感几乎让他难以呼吸。
他是真的怕了,他知道雷狮是个占有欲极强脾气差喜怒无常老是犯神经的老混圔球,但也没想到对方弄凶残的这地步。

“拜托……别……”
金屈服了,他求饶了。
“……别杀我……”

雷狮勾着唇角,似笑非笑地看着他,金甚至搞不清楚对方到底是生气还是愉悦。

“……怎样都好,我以后会听话的……”
金说。
然后他就两眼一黑,晕过去了。

.
.

金留了很大的疤。
真是难得,雷狮喜欢那块浅粉色的新肉,这是他在金身上留下的为数不多的伤痕之一。对方的体质太奇怪,无论是怎样的伤口,都能很快恢复好,虽然这样比较耐圔操啦但是,少了那种标记什么东西的快圔感。

雷狮心情好,连带着对金说话的语气都变的温柔了。

(忘了想写什么。)

还债的日期总是要到,谁都逃不过。
雷狮想。
他们走在溶洞里,金很害怕,这里又湿又潮,阴风吹过那些奇形怪状的洞窟发出呜呜的回音。
真是可怕,雷狮抖了抖被金掐的生痛的手臂。

“小鬼。”
他说,“该还债了。”

“什,什么?”
金被吓得哆哆嗦嗦,一时没反应过来。

“那天你答应过我。”
雷狮去摸金的左肩,满满的暗示意味——况且那里的伤口已经愈合的差不多了,大概是在剧烈运动后也不会裂开的程度。

“雷狮你?在这里?!”金有点接受不能。
“是啊,小东西。”
雷狮勾着唇角,恶劣的笑了,这可真是愉悦。

“现在,我有兴致了。”

【all金】凹凸家长会

混乱修罗场
ooc
zz日常系列(。)
写手挑战真好玩

1.

“啧,那小子。”
雷王星的皇子依旧保持着高高在上的姿态,他垂下眸,看着那张被自己按在桌上的照片,隐约带上了点愠怒。
“越来越肆意妄为了。”

那是一张雷狮的照片,也不只是雷狮——照片上,雷狮把那少年圈在怀中,低下头亲吻对方的面颊。
并不是什么唯美的画面,超能星的所长想,少年死死的按住了雷狮凑过去的嘴,隔着屏幕都能感觉到那孩子的拒绝。

“这是您的那位弟弟吧,真了不起w”
超能星所长几乎都能脑补出当时的剧情了,无非是霸道皇子爱上我,雷狮这种「抱歉钱多又帅的我就是喜欢你这种有趣的底层参赛者」,然后没读过言情的少年肯定会非常拒绝「不我是正经的参赛者不是拿出来卖的!」

“雷王星的皇子在强抢民女嘛,不对方压根就不是女呃……”
他还想说什么,就被寒冷的眼刀打断。

紫堂家的家主也保持着自己“愚蠢!”的酷哥姿态,只有皱起的眉头显示出他现在的不平静。
“我需要解释。”
他张开手掌,召出终端,页面正停留在一张照片上——紫发的少年和金发的少年在血泊中相拥,他们都伤痕累累,但从这个拍摄角度,却可以看到一方,那位紫堂家的大少爷脸上失而复得的欣喜。

我的妈,剧情变得复杂了。
超能星所长想,紫堂家少爷脸上的情绪他看得真切,少年也紧紧地回抱住他,怎么看感情都要更深一点,但雷王星那位小嘴都快亲上了。
……莫非是,大三角虐恋情深?

他还没来得及脑补完,就被圣空星的王打断。
对方还是什么也没说,表情都没变,只是比了下手指,终端上的图片便再次改变。
这次是嘉德罗斯,属于圣空星的至高级产物。
依旧是那个金发的少年,嘉德罗斯正把对方挤进墙角,抿着唇靠近对方,他一手操作大罗神通棍抵在那孩子的颊侧,防止对方逃跑,另一只手已经掐住了对方的下巴。

可以,这很霸总。
超能星所长觉得他的想法还是太单纯了,也许真实的情况可能是:

他,是雷王星的皇子,狂妄恣肆,却只对他一人温柔之至。
他,是紫堂家的少爷,温柔疏离,却只对他一人热情似火。
他,是圣空星的王储,残忍冷漠,却只对他一人展露真心。

不不不这他妈也太搞笑了。
他看着气压超低的几位家长,摩挲这自己的终端,稍微带了点同情。
还是我们家雷德好,懂事又省心。

2.

超能星所长感觉自己整个人都不好了。
不是因为那个他刚到达会场就被甩了一脸的大赛监控的视频——虽然那个也让他感觉很bad。
一截短视频,他最高的产物,雷德,正像条小狗似的,紧紧跟在那位参赛者身后。
“金,还在生气?”
雷德抓住了那孩子的领子,凭借身高优势轻易地将对方揪起,一只手顺势抚上对方已经被揉成鸡窝的短发。
“别不理我嘛,我再给你顺回来好不好啊?”
“不要!”
那少年气鼓鼓地挣扎起来,“放我下去!”
然后他就眼睁睁地看着自家孩子像个傻狍子似的嘿嘿直笑,他放下了少年,乖乖地蹲在对方面前,揪住了对方的一只手腕就往自己头顶带。
“不然你也来揉我的好了。”

雷德啊!
所长感觉自己眼泪都要掉下来了。
你可从来不让我摸你的脑壳啊!

不不不,其实这不是最让他感觉被世界所抛弃的。
最可怕的是,在他义愤填膺地起身表示自己要去会会这个水性杨花的参赛者时那一阵无情的可怕杀意。

“哈,这家伙还真是游刃有余啊,看来我得……”
刹那间,三道眼刀狠狠地订上了他的身体。

卧槽什么情况。
超能星所长表示他上一次感受到这种阵势还是在第x次星球战,他被好几个敌对星球统领围攻的时候。
他偷偷抬眼瞥了下依旧捂住一半脸但眼神晦暗的紫堂家主,以及皮笑肉不笑满脸恶意的雷王星大皇子,还有没什么反应的圣空星王。
等等,圣空星那位没看他啊,哪来的三道。
他有点僵硬的转过头,意料之外地看到了那张似笑非笑的圣父脸。

银发的天使和善的笑了,超能星所长却还是被对方的目光盯得遍体生寒。
“很抱歉,这位大人,但各位是不能插手大赛进程的。”

这个世界都疯了吗。
走在凹凸大赛的场地上的超能星所长痛苦的想。

他还是来了,因为圣空星的王在离席时特!意!绕!了!半!个!场!地!走到他身边,状似不经意地拍了拍他的肩膀,那其中的暗示意味不言而喻……他摸着自己已经没有知觉的那块部件,感觉这样很不OK。

至少他不能让雷德陷入这场三流言情剧里。

很容易就找到了,更可怕的是那个少年刚好和雷德在一起。
两个人互相倚靠,雷德似乎很疲倦了,阖上眼,毫无防备地睡在少年身边,那一瞬间的气氛太和谐太美好,搞得他都有点当恶婆婆的罪恶感。

但果然还是……
超能星所长:悲痛欲绝。
雷德你忘了小时候我教给你的事情了嘛!怎么能这么没防备!你小时候连躺在爸爸怀里都不愿意的啊啊啊啊啊!

不过他的内心剧场没有持续太久,少年已经发现了他,对方一手凝聚出元力武器,另一只手却轻轻地托住雷德靠在自己头顶的脸颊。

超能星所长:!??
不,小家伙,我的超能星人的脑壳比你的手结实多了,不需要这么小心翼翼的。

“那个,你好。”
金小声开口了,他发现对方似乎没有什么恶意。
“有什么事情吗?我的同伴正在休息,不太方便呢。”
“呃……”
简直尴尬,超能星的所长一时不知道怎么开口,他们两个就这样相视无言。
“等等,你受伤了吗?”
金眼尖地看到了对方肩膀上的血渍,隔着衣服也可以看出这是很严重的伤,对方的右肩甚至有点塌陷。

其实只是换个零件的小事啦,超能星的来客怔怔地看着少年焦急的翻找着什么,还是没忍心开口。
那孩子拿出了半管伤药,用过,但是被仔仔细细地封了口。
“抱歉我只剩下这个了。”
对方微红了脸,好像有点窘迫的样子。
“你伤的好像很严重。”
“我用过一点……但绝对没有弄脏啦!反正……”
“不介意的话,先治疗一下吧?”

我的天啊。
超能星所长下意识地摸了摸自己那颗一直保持着速率均一的人工心脏。
那里突然有了被烧伤似的灼热触感。

.
.
.
一点bb:金大概也算底层参赛者,没积分买不起红药得省着用,却能对任何人真诚以待……好孩子,总会有人疼他的。
当然是私设。
想看家长组团宠金。

tag已删。

别讨厌我啊……只是想找点写文的动力嘛。

补完删博。

已截止已截止【双手合十】

【帕金】无疾而终

ooc
存稿整理

.
.

他们的关系由谎言开始。

“所以说你是最后一个来凹凸大赛的参赛者吗。”
“没错!当时迷路了好几天呢,不过最后还是找到地方了嘿嘿!”少年微红了脸,有些害羞地摸了摸脸颊。
“当时真的好险,还以为赶不上了呢。”

“虽然来得晚,但是现在的你已经很强了啊。”那人眯着眼睛,轻轻的笑了。
“这么看来的话,金真的是个很厉害的人呢。”

“哈哈真的嘛,感觉你也很强的样子呢!”
金被夸得脸颊烧起,他有点不自在地偏过头,躲开对方的目光。那人却像是完全没注意的金的拘束,依旧直勾勾地盯着他的脸颊,微微拉起唇角。
“我吗,无名小卒罢了。”
他笑起来很温柔,给人一种真诚的舒服感觉。

“啊……都到这个时候了,我该回去了。”
那人看了眼天边暗红色的晚霞,站了起来。
“感谢你的救助以及,不错的交谈,再见了,金。”
他头也不回的离开了,之前一直被牵着鼻子,金甚至还没反应过来。
“啊,好的,再见了呃……”
直到这时金才意识到,自己连对方的名字都不知道。

他们的关系由谎言开始,由谎言维系。

“所以呢,让我的黑暗行者跟着你吧。”
“但是,明明是你说要来这里,为什么……”
金有点不安,他讨厌这种黑暗潮湿的地方,况且要他只身一人前往。

“嗯……我突然有点事情嘛,如果金能帮助我就感谢不过了。”
帕洛斯还是笑着,他眯着眼睛看向对方,轻飘飘地开口。
“金,不会拒绝吧。”
“可……”我会有点害怕。
“我会让黑暗行者陪着你的,所以别担心哦。”
帕洛斯比了比身旁那个凝固成实体的黑影。
“那么,拜托你了。”

根本没办法拒绝啊。
金苦着脸,还是向那陌生的地方走去,他得帮帕洛斯拿到对方存放在里面的道具……所以说为什么要把东西藏在这种地方啦。
帕洛斯就看着那个孩子紧紧地揪住黑暗行者的手,一点点的靠近那个危险的洞穴。他想着对方的能力,不知道对方能不能活着出来……他又想起了金似乎说过自己怕黑这件事情,心里莫名的升起一点恶劣的念头。
反正是没必要的东西啦,拿不拿到无所谓的。
于是帕洛斯掐住了时间,在对方的身影完全隐没于黑暗后,解除了元力技能。

抱歉抱歉,金,手滑而已。

……

金的运气总是出人意料的好。
“一点意外。”
“……”
“别这个表情嘛,不是好好地出来了吗?”
“……”
“金不会因为这点小事生气吧。”
“骗人,明明是故意的。”
“啊……”帕洛斯伸手去抓对方的手,却被躲开。“被发现了。”
他还是那样笑着,毫无歉意的样子。
“真抱歉啊。”
真的难以忍受,毫无防备的,被信任的人这样欺骗,带来莫名其妙委屈。
“呜呜呜骗子呜……你这样做能得到什么啊……”

……

“啊,我很崇拜格瑞大人呢。”
“诶?!”
“所以,能带我去见见他吗?”
“可以是可以啦……”金挠了挠脸颊,“但是感觉怪怪的啊……”
“像我们这种底层的参赛者,自然是会希望见到大赛前几的……金不会介意我再带几个朋友吧。”
……
“所以,所以你——!”
“就是为了这个吗!”那少年想提起他的衣领,却因为身高原因只能把对方扯近自己。
“你这骗子!”
对方伤痕累累,狼狈至极,却还是发了疯似的拽住他,像只受伤的小兽那样嚎叫着。

自然不是啊,胡思乱想的小傻瓜。
帕洛斯想,他一开始才不知道这傻小鬼和大赛第二有什么关系。
但谁叫他是个骗子呢。

“真——可惜,被你拆穿了啊。”

他们的关系由谎言开始,由谎言维系。
又由谎言终结。

eee

看到这篇东西真的非常蓝瘦。
九月份的我的脑洞都好棒棒哦【吸吸吸】

大概是**金的故事。
为了剧情(。)必须以雷金开头,但最近又不想写雷金。

是破事儿多的要死的小鸭子。
金喜欢雷狮的脸,但又觉得对方太壮应付不了。
稍微补一点点。

.
.

但怎么说呢,金咽了口唾沫,对方长得实在太好看,让他有点难以拒绝。

“什么规矩?”
那男人居高临下地看着他。
金又咽了口唾沫,这个人的声音可真够好听的,低沉又撩人……可惜这种体格并不是他喜欢的,也不是他能承受的类型。
但对方的外表实在太具诱圔惑性。

金沉默了下,还是畏畏缩缩地小声开口。
“不接圔吻,不加时,不玩花样,扣交和中圔出要额外收费。”
“这么讲究啊。”
那男人挑了挑眉,却没表现出什么不满的意味。
“好吧,你带路?”

雷狮只是想消遣一下,他刚屠宰完毕,胸口压抑着点残暴恶意急着宣泄。找到金也只是个巧合,毕竟比起那些带着纹身的老女人——鬼知道她们掩盖了什么病,这边的小家伙看起来还比较干净。

金看了眼这位客人,他大概不会在意去点高档的地方。
“呃……这位……大哥哥。”
金开口了,他还没什么经验,这样叫真的非常别扭。
“去那里的(地名)可以吗?”

.
.

雷狮看着金像个做错事的孩子一样躲在自己身后,感觉这波有点亏。
这小东西大概没什么经验吧,他想。与其伺候别人,他更喜欢被伺候的妥妥帖帖。

.
.
略。

“呜呜呜……客人我受不了这样的呜呜求您温柔一点呜啊——!”
“怎么了小鬼,出来卖还这么多事情。”
“不不没有呜呜……求您轻点啊啊啊——!”

……

“怎么样,没哪个人把你搞到漏尿过吧。”
“呜呜呜……不呜呜……”

总之就是金被雷狮强行加时+中圔出搞得快疯了,然后哭着嚎着说把积分全都给雷狮,让对方放过自己这样。
雷狮就hhhh老子还缺你那点积分,你这小鸭子很不敬业啊,客人还没爽够呢你就开始叭叭叭了。

金:悔不当初。

反正金被搞得蛮凄惨,好在最后雷狮给他打了一大波积分。他觉得还OK,留了个标记准备下次再过来消费消费。

.
.
然后接瑞金篇。

格瑞杀完参赛者之后会有一段情绪不稳定的时间,很狂躁,有破坏欲这样。
他不想让这种状态伤害金,就去黑圔街发泄一下。

然后……
发小 女票 鸭,发小买屁圔股。
这就就很尴尬。

格瑞二话不说揪着金的手腕子就往休息室里带,金就吓坏了悄咪咪的畏畏缩缩被格瑞拖着走。

刚进房间格瑞就糊了金一脸积分,金再傻也知道对方要买小鸭子玩,然后就可怜吧唧的给格瑞扣交(大概害怕自己比较脏,毕竟格瑞仙男呵呵。)
后来就被肛了,被格瑞抓着小鸡强圔制高氵朝,X液回流好几次,金感觉再这样下去人就要坏掉了,哭成傻吡了都快。

反正就玩的比较激烈。

帕金篇大概也会比较激烈。
大概会玩点电动的玩意。
毕竟帕总一张人畜无害的脸骗金这个傻狍子简单至极。

金:这个小哥哥好温柔啊今天好幸运哦。
帕:先用【哗——】扩【哗——】一下好了,不过【哗——】【哗——】也很好……这孩子真瘦啊【哗——】或是【哗——】会不会搞坏呢……试试看吧。

鬼狐同上。
鬼狐帕洛斯大概是金喜欢的类型,矮,侵圔略性低,至少看起来温柔。

卡米尔?大概是为了大哥来的,金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还以为是来买鸡的……毕竟对方看起来不像是上面的。
然后被肛到神志不清。

金:悔不当初。

【all金】西幻

不得不说金这家伙运气也太好了一点。
不是一点,简直要让人嫉妒。

学院难得的大事,就在三天前,狩猎中唯一失踪的少年,魔法科的金,回来了。
本来是一次简单的狩猎,一次教学,在魔导师的指引下进行的安全的活动,只有这个小家伙捅了娄子。
那些对他怀有恶意的同级生兴致勃勃地讨论金将会受到的惩罚,可他们还没来得及幸灾乐祸完,就被眼前的阵势吓到哽咽。

巨大的风圈扫过天空,打散了云层后呈现出一种可怕的平静,阳光仿佛被那人的光辉压下。低微的柔和光线,只谦卑地包裹住他,洁白的天使在那光晕中显得高大而神圣。

神祇降临。

白发金眸的男人缓缓降落,那种让人生不起亵渎之意的神圣,使他们都屏住呼吸。
有人甚至小声的哽咽起来,赞美太阳,这世界上居然会有这么好看的人。
还是有人忍不住小声惊叫,他们看到了那俊美的天使怀里抱着的东西——一个孩子,准确点说,那个失踪了三天的魔法科学生。

天使开口了,他的声音是柔和的,大提琴音调般的优雅美好,有如情人耳边撩人的细语。

……

就是这样,金被天使长带回来了,甚至是抱在怀里带回来了,这可真够有让人嫉妒到牙痒痒的,毕竟大多数人,别说触碰到天使了,连亲眼见到天使的机会都没有过。
天使长解释了一些事情,金发现了魔兽森林里的空间裂缝,受了点小伤,不过教廷也因此抹掉了那些危险的波动……总之他嘉奖了少年的行为,并且留下了奖励——一根天使的羽毛,作为进入圣域的通行证。
那天,校长激动的老泪纵横。
“荣光,无尽的荣光。”他说,“金,丹尼尔大人有没有教导你什么。”
“啊?”金想了想,好像突然记起来什么害羞事一样,低着头揉了揉耳朵。
“并没有什么,我只是觉得……耳朵要怀孕了。”

校长沉默了良久,还是没好意思把那句我也是说出来。

意料之中的,金没有被惩罚,反而得到了奖励,校长珍藏的一件法师长袍,还包括那根羽毛。只是金现在太弱,没办法保护那让人觊觎的东西,所以由他代为保管。

眼红的人数不胜数,他们讨论着金。
“总会倒霉的,没有人会一直走狗屎运的。”
可惜他们错了,至少现在,他们是错的。

又是一次课程,他们被教导驯服一只魔兽,这是很困难的,历年来很少有人能在这次课程中成功。
不过这次金按时回来了,还带着只不得了的东西。

当蓝色的巨龙降落,扬起一层浑浊的沙土时,在场的人都以为是遭到了攻击,他们尖叫着后退,带队的魔导师也抽出法杖。
“听从安排!全员……”她的话还没说完就被打断。
“那个……导师?”金发的少年有些不安地绞着手指,小声开口。
“抱歉,这个是……我的龙。”
魔导师几乎想要把金的脑子掀开看看里面是不是装了水。
“没时间开玩笑了,魔法学徒。”她说,“现在,退……我的天哪……”
她眼睁睁看着那条蓝龙平静地弯下脊梁,闭上那双不详的龙眼,它趴伏在地上,接受着少年在他嘴唇上温柔的抚摸。

魔导师的法杖咣当一声掉在了地上。

“抱歉……我不知道他会就这样冲过来。”
事后,金是这样解释的,他有些紧张的看着导师。“总之真的很对不起!”
信息量太大,对方还没能反应过来,她教导的魔法师驯服了龙。
一只龙啊!龙你知道吗!拥有一头龙,就算是亚种,也是对一位战士而言最高的勋章了。
同样也想到了这个,旁边的剑士科一个个都哇地哭出声来。

“金,你得如实的告诉我,你与他签订契约了吗?平等或是……条件契约?”
“不啊。”少年好像很开心的样子,“耀跟我从小就是好朋友,况且……”
金从脖子上掏出一条细细的项链,挂着一节灰白的圆筒,虽然很淡,但还是能感受到什么隐隐传来的,属于龙的威压。
“嘉德罗斯给了我这个,好像是什么……龙骨口哨?”
“嘉德罗斯?”魔导师第一次感觉难以呼吸,她小心翼翼地开口询问。
“你是说……那位龙王,嘉德罗斯大人吗。”
“如果是指赤焰山的那个,就是他啦。”

我的天哪。
她看着那节趾骨,感觉心肝一颤一颤的。
她知道那个,初代红龙王的前爪做成的口哨,可以用来控制某些龙种,除了纯种的龙王的后裔。

算是给她一个交代,这么好的梗让我写得像原耽一样真的抱歉。
没后续。

看到喜欢的,也会想去主动勾搭,真的喜欢,想要什么,能给的,都会给。

但是主动勾搭之前,总会思考自己的付出会不会得到相应的回报,所以到现在也没什么,特别付出过的。
我要的很少啊,只要能给我回应就好了。
就算是一点点,一句话都可以。但是,只能是我,只特别的对待我一个人。
只特殊对待一个人懂吗。

相应的,我当然会给回应啊……不管是什么,评论啊回复啊点赞推荐或者更多不想举例的……只给一个人。
好像独占了什么的那种感觉,不是超棒的。

但是这大概不是很合算,我自己也知道啦。
没有暗示的意思啦,只是解释一下为什么关了所有通知。
sad

【車車車】PICK ME UP

紫堂陆/林 × 金(后续已补)

生贺感谢,虽然不知道会有谁给我……

预警无用,该瞎照瞎。

.

.

.

“那个,大哥哥们啊……”

小孩揪着衣摆,畏畏缩缩地开了口。

这个小家伙跟了他们很久,黑街的某条小巷子里钻出的小老鼠,从肮脏嘈杂的集市一直到这里空旷的街道,他们倒不是很在意,毕竟这样细微脆弱的气息,无法对他们造成什么威胁。

“所以呢?小老鼠,跟了这么久,想干什么?”

紫堂林提起那小孩的衣领,对方穿了一件宽大的袍子,衣摆被拉起,露圌出了细白的小腿。

“不,我……”

金有点慌乱地红了脸,他避开紫堂林的目光,看向紫堂陆那边。

虽说他不喜欢被这样称呼,他已经十五岁了,只是还瘦小的像个小孩子似的。

“我是……黑街那边的,想问问大哥哥们……需要嗯……随从吗?我……”

他咽了口唾沫,偷偷地抬眼看了看紫堂陆的表情。

“大哥哥们看起来很强啊……我希望得到庇佑,所以,所以我可以干很多事……只要您愿意……”

“不需要。”

紫堂陆决绝地打断了小孩未完的话。

“我们可不需要什么帮手,小东西。”他嘲弄似的的撇了撇嘴。

“林,走了。还有,小东西,再跟着我们,你知道后果吧?”

他扭头就准备离开,却被紫堂林叫住。

“等等啊哥。”

紫堂林好像发现了什么有趣的东西似的,蹲下圌身圌子近距离的瞧了瞧金有点苍白的小圌脸。

他伸手拍了拍对方的脸颊,还带着恶劣的笑意。

“小老鼠能干点什么,说来听听?”

“我……”那孩子吓了一跳,顿了顿才开口,“日常的杂活,或是体力话,一些危险的事情也可以,还有,还有……”

金有些难堪地红了眼眶。

“我,那个,不介意的话……”

小孩把手指钩在一起扭圌动着,拇指圈住食指那样—— 一种隐晦的暗示意味,幸运的是紫堂林懂得这个。

“最主要的是这个才对吧。”他把手伸进那孩子的衣摆,触摸那片光滑细腻的皮肤。

“林。”

紫堂陆不满地皱了眉头,他可不觉得这脏兮兮的小圌鬼有什么值得他硬圌起来的地方,他还不需要这样品相不佳的泄圌欲玩具。

“有什么不好啊哥哥,这小老鼠是倒贴过来的嘛。”紫堂林已经掀开了那层薄薄的衣摆,小孩里面果然什么都没穿,入眼的就是白圌皙的皮肤和浅粉色的乳圌头。沾了点污渍,但是这幅身体,还算是比较……养眼了。

差强人意,紫堂陆挑了挑眉。

“所以,所以……”

那孩子好像很不习惯这种触碰,他不自在的颤圌抖着,下意识的想要避开对方的手,却还是生生忍住。

这种带着委屈和抗拒的青涩反应让紫堂陆稍微有了点兴趣。

“所以大哥哥们,愿意……带走我吗?”金偷偷的看着紫堂陆的表情,他知道这个男人是这两人中的领圌导者,只要能让他满意……

“好啊。”

最后紫堂陆勾了勾唇角。

“这可是,你自找的。”

.

.

.

在这里。

【瑞金全车向】euphoria—3

前篇: 第二扇门

格瑞黑化注意。

以交圌配为主线的ooc文。
可能引起您的恶心不适及愤怒。
玷污了珍贵的东西真是抱歉。
挂怼随意,谢谢。

*限圌制级注意
*背景魔改注意
*人物崩坏注意
*娘家tag(。

.
.
.

世界纪录,人类大概能憋气20多分钟。
金到不了20分钟……不过7分钟应该是可以了……但是脑细胞一定会死亡一些,所以嗯,之后会有点混混沌沌的。

.
.
.

格瑞很恼火。
他托住了金的后脑,想把对方从水中拉出来,他不敢用圌力,怕弄疼对方。
金却像只树懒似的紧紧攀附住他,格瑞不得不拍开了对方拉开他腰带的手,强圌迫金浮上水面吸气。

“呼……呼咳咳,格瑞咳咳……”
金狼狈极了,一出圌水就拼命地咳嗽起来。

“金。”
格瑞的声音难得的带上愠怒,他卡住金的腋下,让对方趴在自己腿上。
“你做不了这个。”他拨圌开沾在金脸上的碎发,摸了摸少年因缺氧而涨红的脸。

水下窒圌息,格瑞瞟了眼房间墙壁上的显示屏,刚刚还在走动的数字已经恢复了7:00。
计时7分钟。
当然除了在水下窒圌息的时间,系统的备注还给予了其他的钥匙,其他的……指令。

【备注:水下窒圌息 (期间请完成一次口圌交)】

需要「完成」?
所谓完成,格瑞抿了抿唇,大概是指射圌精。

格瑞沉默片刻,他知道金做不到。
“金。”于是他说,“这个回合可以放弃,你不需要这样。”
“不,不行!”金猛地抬起头,慌忙地揪住格瑞的衣角,“拜托格瑞,我不会有事的!”

“我拒绝。”
格瑞面无表情,他在愤怒。
他知道金本就不喜欢做这种事情,但是现在,对方为了一个素不相识的女性参赛者,居然肯做到这种地步。近乎滑稽可笑的仁慈心。
“现在。”他冷漠地开口,“从水里出来。”

评论区见。

复健雷金


一个老梗了。

雷狮受了伤。

无趣,一直瘫在这里,骨头都硬了。他摸着胸口的绷带,随手抄起酒瓶,咬开瓶盖,对嘴吹了口。

金刚好看到这一幕,他沉默了半天,抱着关爱同伴的想法,硬生生挤出句“小心肝。”

饶是雷狮阅历丰富也愣住了。

今天是什么幸运日吗。

他顿了下,小心翼翼地开口。

“……小宝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