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ee

在那个艳阳天里,全世界都会爱我们。
画绑@白白酱

前两天出门看到前任一抬手,女朋友就钻他怀里了。

然后想起来之前的我都是,

“莫挨老子!”“我不!”“妈的吓死老子了。”“脏!”“你好肥啊。”

突然悲从中来。

单身狗写不出恋爱文学,以上。


有没有写手挑战的图给我搞一个用下,


等心情好了搞长篇,乱七八糟的东西会删掉。先不整理了。

写啥,轰出,然后那个染七是啥漫画,漫威那个我看啥能找到。


设定是抄来的。

guro注意


他被商人拦住了,入眼是一只伤痕累累的人类,看起来快要死了。那人类瘦小,僵硬,不是很优秀的奴隶素材。


“请您看看吧,嗯?很便宜的。”

也许是他长着一张温柔的,看起来很好欺负的脸蛋,那商人喋喋不休。

“人类,很好饲养,只需要一点点食物就可以了,但几乎能做所有的事情。”

“他快死了。”

安迷修看着那个没有被锁链牵住的人类,看他软踏踏的腿 。

“断了。”他说。


“哎呀,真是……”商人有些着急了,他好不容易搞来这个长相酷似天使的孩子,却没想到只是只普通人类罢了,再不卖出去就会死掉吧。

“这样吧,即使是当做生肉,我帮您把不需要的地方割掉,按剩下的重量算价格怎么样。”


但是我不需要进食啊,安迷修想,他把目光从腿移向那双昏暗的蓝眼睛,

“只要一个银币就好,”商人已经拿出手锯了,“只要躯干的话,比鸡肉还要便宜

那孩子没什么动作,只是从喉咙里发出嗬嗬的杂音,大概是已经动不了了。

……好吧。

安迷修叹了口气,他的确很无聊,需要什么东西来给他点乐子。


1.“不用去掉那么多”,安迷修说,“我没有银币了,给我一个金币的量吧。”——整只


2.“头,头也留下吧”,安迷修说,不然很快就要腐烂了。——躯干及头


我回来了。

lof改版了有点不习惯不过OK?这段时间可能会搞点r18向的东西。

guro目前也不会有了。


好消息是现在变得平和许多,发现了自己原来思维上的狭隘,一些深信不疑谬论之类吧,

不过还是小朋友们的容忍啊,挺感谢的。


然后有什么墙头可以推荐我爬爬吗。


不好意思之前一直在子博更新就忘了这个号。
子博ID是 恶心死了
有兴趣可以看看然后,看那个签名避雷就好,这个号应该晚点更新,可能。

恋爱吧。

我脑中的雷金是这样的,
一种是不平等的,一种是和平一点的,

和平一点的。
雷狮和金的关系大概很特殊,说不上来是什么时候开始交往的,或者说,说不上来到底有没有在交往。
但,金的确是离开了同伴们的身边,在更多的时候,他和雷狮待在一起。

没有关于sex的事情,只是那样的日常。

他们会一起出去,干点无聊的事情,一起欣赏女人的屁股,对她们吹口哨(其实只有雷狮),争论到底是大胸好还是贫乳好。
甚至还会睡在一张床上,半夜金会踹雷狮,把口水流在对方身上,然后被愤怒的雷狮踢下床。
当然,也有的时候,雷狮会一直盯着金,说从这个角度看你屁股好大啊,然后躲过金挥过来的拳头。
金会觊觎雷狮找过来的那些,火辣的女伴,因为他的话,大概比较容易得到那些女性的怜爱而不是欣赏。
他们会一起干点坏事,做些无伤大雅的小恶作剧,然后一起逃走,坐在地上嘲笑对方狼狈的蠢样(依旧只有雷狮)。

他们还会一起去上厕所之类吧,这个时候雷狮会嘲笑金的某个部位没有自己雄伟,然后恶意的甩来甩去。
金会用自己年龄还小怼回去。
他们会打起来,大概是不爽对方的习惯,从吵架到动手,只需要金爆一句粗,雷狮就会把皮带抽出来准备打人了。
金和雷狮都在思考自己是怎么忍下对方这种家伙的。

最后,大概是在街上吧,金看着雷狮的眼睛,他觉得那个东西,不仅仅是单纯好看的紫色这样。
他在思考这么迷人的眼睛为什么会长在一个混球脸上,但是真的让人深陷其中。男性都是这样吧,美好的东西,他会希望只停留在自己身上。
雷狮的脸也很好看,但是他把注视和富有魅力的微笑都给那些陌生的女人们了。

就像这个时候,雷狮的目光还是在那些人的身上游移。
于是金拉下雷狮的衣领,在他的嘴上咂了一口,只是一时冲动,但没想到对方没有拒绝。

知道警察把雷狮当成ltp从他面前拉走他才反应过来。
对方还在懵逼状态,于是金解释了半天是自己强迫他的,事情不是那样而且他们两年龄差不多。
“也许,呃……”金挠着头,他觉得答案要呼之欲出了。

“我和他正在交往啦。”
最后金说。

总之,直到最后,雷狮也不知道他们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交往的。

【all金】肉段2

说是all金其实也就是雷金+瑞金
比例为,6:1
ooc注意,车向注意

走评论区

一位人类勇者在魔物塔中吃掉怪物的日记1-2

猎奇,2开始食人(型怪物),虐圔杀注意。
随手,考究党慎入。
无法接受及无法区分现实与虚拟的朋友请不要观看。
以及我真他娘的没看过迷宫饭。

我是一个人类,如您所见的在这座由魔龙构筑的塔中探索。
传说只要登上第七层,杀死邪恶的巨龙,就能成为这个王国中受人尊敬的勇者。

1.史莱姆plus哥布林杂烩锅

第一层其实还好。
我刚刚来到这里,魔物塔的第一层比它外表看起来宽阔太多——我无法分辨这是什么传送机制还是空间魔法,抑或只是高等的幻象。
总之,这里,不算茂密的树林,夹杂着灌木与覆盖着无机表面的苔藓,甚至有的部分还是草原的地貌,也许是处于演替的中段。
视野不算非常开阔,但至少能看清周遭的景物。

当然,这些东西没有任何写的价值。
我正架起锅,准备料理今天的食材。

开始我遇见了史莱姆,一些黏圔糊圔糊的球状半固体,它们经过的地方留下些粘圔液,很轻易就能发现行踪了。
我杀死了它们,但是,留下了一只(绿色)作为储备粮。
哈,我知道这很荒谬。
但是在这种地方,除了类云杉植物上红紫的浆果,以及蕨类植物的根,根本没有东西可吃。
我想吃肉,很,这是埋藏在灵魂深处的我该死的劣根,我像恶魔渴求肮脏灵魂那样渴求着新鲜的肉。

无论是谁的。
OK。

我想着是否,也许,慢慢的将史莱姆煮熟,它就不会散成一摊,亦或是散成一摊但是会乖巧的漂浮在汤面上?
就在我准备将猜测付诸行动的时候,来了不速之客。

哥布林。
我们将无聊的场景略过,有趣的地方只有,我杀了它们,烧了它们,(不值得惊讶,第一层本来就很简单,而史莱姆和哥布林也只是低等的生物),在它们化为焦炭之前,我听到了肉被烤熟时的滋滋作响。

也许我会有一顿糟心的晚餐。

我准备割下较为年幼的哥布林的腹部,以及大腿皮下的部分。
熟了之后很难剥下它们的皮,不像是人类那样——薄薄的一层,还与红肉隔着脂肪。它们的皮肤是粗糙且厚实的。
恶……看起来不是什么优秀的晚餐。

这时候史莱姆已经在热锅里扑腾了,发出点让人耳朵发麻的刺耳杂音,它像橡胶一样融化着,但也只是一点点,
我终于割开了哥布林被烧的焦热的绿皮,它们的肌肉,不带脂肪的那一部分。是恶梦一般都褐红色,像是腐烂前夕的肉,即使知道是自己刚刚杀死的,这种颜色还是令人作呕。

我把切好的肉块丢进锅里,这时候史莱姆已经不见了,不过我的判断也不算完全失误,已经翻滚起来的热水上漂浮着点类似絮状的绿色泡沫。

哥布林的肉,真他娘的,老。
我切开了它们,理论来说,在热水焯煮下,纤维会变得紧实,但是,这也太超过了。
我咬不动,并且,这些低等生物居然如同人类那样,在极端恐惧之下会僵硬着,肌肉分泌出乳酸。

该死的酸味与该死的硌牙,带着史莱姆碎末的汤也是一样糟糕,像是一张粘圔液网那样,粘住了我的喉咙。
真是糟透了,我带着恶心将那块淋着史莱姆汤头的酸味哥布林橡皮筋咽下,心中终于泛起了任务完成的舒畅感。

今天,果然还是吃浆果和植物根茎吧。

.
.
.

2.人鱼三色刺身&鱼头汤

我开始了第二层的探索。
今天早上,在进入边境的传送门之后,场景立马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草坪和灌木变成了潮圔湿的沙滩,并且遍布水草,与正常的沙滩海景不同,这里昏暗,阴冷,两旁平静的死水似乎也不是那么宽阔。黑暗掩盖住他们的尽头,反而让人感到狭窄与压抑。

哇哦。
地上的水草。
我把它们扯下来,难以言喻的喜悦。

已经算是取之不尽的多了,虽然肉类的需求难以满足,但好歹不用忍受饥饿……但是。
肉肉肉……我的内心突然泛起一丝焦虑。平静无波的海面,我不敢贸然下水寻找生物。

想到这里,急切的渴望再次填圔满了我的内心,无论什么都好,只要能找到生物的,新鲜的,无论是……

【水渍】
【水渍】
【血迹】

我的运气超好。
无论是我很擅长冰魔法还是我在岸边发现这条大鱼这件事情。

有趣的是这位大鱼女士长着人类的上半身。长而柔软的浅金色长发像是高档丝绸那样亮泽光滑,即使正潮圔湿着耷拉在颊侧。她的耳朵是半透明的,像是蝙蝠展开的翅膀,不过覆盖在上面的肉圔膜却是失去了血色的苍白。
漂亮的脸蛋,不同于人类少女的灵动,或是说普通,她很好看,长长的睫毛被打湿成一簇一簇的,微阖的眼下,是宝石般澄澈的蓝色眼睛,小小的粉色嘴唇正紧抿着,好像在承受着极大的痛苦。

不过也的确是极大的痛苦了。
因为,几分钟前,我把她的两边手臂砍掉了。

在把玩着掉下来的两条生鲜肉,看到顶端倒胃口的粗糙细鳞和尖锐的指爪之后,我转而去看她裸圔露出来的胸圔口。
同样漂亮的圔奶圔子,圆圔润又白圔嫩,优美的弧度和浅色的圔凸圔起,如果不是类人型生物的话,我可能很乐意去尝一尝。
但是,这玩意里只有肥腻难咬的脂肪团和无味的血管,我知道的,然后我讨厌这个口感。

(PS.我不怎么喜欢人类的少女,但也不讨厌魔物娘,她们都有可取的部位。)

所以,我打算用皮下腹部比较紧实的肌肉,鱼尾,以及内脏们做一到刺身拼盘,之前也拿到了水草做前菜……
OK。

我用冰法术凝成刀刃,破开她的肚皮,只是皮,用冰凉的刀可以保证食材的新鲜。同时,我也准备好了冰板,用来放置刺身。
大鱼叫了,或者说在我靠近她的时候就尖叫起来了,她发出的声音嘶哑又没有调理,但是还有点莫名的好听在里面。

好险哦,如果没有割掉她的舌头,这个时候,我应该已经被人鱼的声音迷圔惑了吧。

……

果然像人类一样,薄薄的皮肤下是浅黄色的脂肪,应该叫鱼油,带着点腥气,不过脂肪的味道还是让人心旷神怡。
大鱼高声尖叫着,美丽的脸扭曲成一个狰狞的表情。

好可怜。

不过也没办法的,毕竟生鱼片的话,还是活体取食更能保留口感啊。
我用刀尖在漂亮的红色肌肉上刮着,脂肪连同一层透明膜一起,被轻轻的剥开,而大鱼也不听话的蠕动起来。
失去了双臂的她真的很像一只大虫,于是我只好把她的背冻成直着的样子。
不过,这样的话,我的时间会变得很紧迫,她很可能会很快死掉。

好吧,我切开她的腹部,一手顺势拖着掉下来的少量浅蓝色肠子们。
大体和人类一样,我就放心了。

我揪下她的一缕头发,道过歉之后,便把手圔塞圔进她肚子上的伤口里,摸索着心脏和食道。
过程很无趣,只是老生常谈的拴住食道管的下段和直圔肠的上端,心脏上下血管顶端。

这样,我确认系好之后,就拿刀把胃连着肠子,心脏一起割下来了。
这样,漂亮的肝也露出来了。

人鱼正大大的长着嘴巴,喉圔咙里发出嗬嗬是嘶气声,看样子也是被我的技艺惊艳到了呢。

哈。

鱼尾上肉很好取,毕竟很大一块。
总之,肌肉切片,肝脏心脏切片,鱼尾切片,已经被我好好的摆在冰盘上了,大鱼也垂着头不再发声了。

不过是不是缺一点热汤呢,我看着大鱼漂亮的白金色头发,很想带一些离开,这样下次再遇到人形怪的时候,不用手忙脚乱着找细绳了。
那,顺便。

煮碗鱼头汤吧。

吃到人鱼的我只感觉不可置信。
我以为会很腥,但没有。
肌肉带着韧性和腥甜的味道,在齿圔间碰撞发出点咯吱各种的响声。
而鱼尾的肉纤维很细嫩,几乎是入口即化,软糯柔圔滑并且有一点点酸味。
肝脏简直出乎意料,是甘甜的,润润的,简直像是包着一大滩蜜汁那样。

最后的,鱼头汤,在扔掉了难看的鱼头之后,汤也是出乎意料的鲜美。即使没有加任何调料,还是有来自海洋的淡淡的咸味。

超——棒啊。
大吃了一顿,虽然一顿吃不完还真是浪费,我还是躲进了魔法构造的屏障中,闭上眼。

……

【明天可以吃到半人马哥哥哦……】

果然是,吃到了好吃的肉,连梦都变得美好了呢。

tbc

其实格瑞的想法很简单,前面的处女不在了,那后面处女至少得是我的吧。
然后他把手掏到后面去的时候震惊地发现小洞里软滑软滑的。
格瑞还没有阿Q到觉得金是天赋异禀在这方面骨骼惊奇,他只是一脸杀气的想着雷狮这家伙是有多他娘的禽兽。

其实不是这样,雷狮虽然禽兽,但那么点时间也来不及把这步也禽兽掉

其实,是,他扛着小朋友回去的时候,被同样追踪中的嘉德罗斯给截住了。
嘉德罗斯的意图和他不一样,他们对峙了一会儿,雷狮突然说。

“看来你和我想法一样啊,志同道合。”
嘉德罗斯没说话,充满敌意的看着雷狮,雷狮也没在意,继续说着。
“不然我们一起把他轮了算了。”

嘉德罗斯:???

【all金】秋姐并不同意这门婚事

ooc注意
fiee女士诈尸
zz日常

“金 听说你的女朋友是雷王星的皇室啊。”
明明是久别重逢的姐弟相见 金却感觉如坐针毡。
“是,是啊……”
“雷王星皇室虽说是出了名的傲慢,但是皇族的公主也都是出了名的美人啊。”秋轻轻的笑了笑,她是真的为自家弟弟开心,因为对方说找到了真正喜欢的人。
“没想到你喜欢这种御姐型的?不过要是她欺负你的话要和姐姐说哦。”
秋去掐自家弟弟软软的脸颊,想着对方还是小孩子,自己还得多照顾着点。
金想说自己是大孩子了怎么这种事情都要找你嘛,而且,也不是……女,朋友。
“下次带弟妹来见见姐姐吧w”

于是无法拒绝的金硬着头皮带着雷狮去见了姐姐。

……

long time later

“雷,雷狮啊……”
“怎么?”
“那个,姐姐发现我们还在交往就……还想再见你一次……”

躺在沙发上假寐的雷狮瞬间睁开眼睛并且回忆起了当年第一次见秋姐的惨痛经历。

雷狮:花容失色.JPG

后来金说自己虽然不是妈(姐)宝男但是姐姐说雷王星人心眼多自己斗不过而且雷狮你脑袋里总是想着色色的事情我觉得自己太小不合适所以我们还是分开一段时间吧对了我想和你分开完全不是因为觉得那个花容失色的表情太恶心了想要先缓一缓这样。

雷:wtf!!??!

于是虽然万分不舍,但金还是在雷狮一脸懵逼的表情下毅然离开了,他觉得姐姐(和格瑞)的极力劝阻应该是有原因的 他也许应该一个人静一静,思考一下是否该继续这段恋情。
此时,一直埋伏在秋姐身边的某圣父脸选手发现了自己的机会,于是,在金离开雷狮的第二天,意外的在参赛者大厅遇到了笑容满面的天使长大人。

“金,好久不见。”
丹尼尔笑着,嘴角勾起一丝温柔的弧度。
“听说你和雷狮分手了啊。”

“诶?!丹尼尔大人?”金嘴角抽了抽,什么时候他这种小人物的事情也被裁判长注意到了啊。
“是,暂时分开啦……有些事情想要再思考一下啦。”
金并不是很想和别人分享自己的恋情状态,况且这个别人还是他一直很敬畏的丹尼尔大人。

“那不就是,分手的意思。”
丹尼尔还是笑着,俯下身子凑近金的脸颊 ,带着暧昧与神秘的味道。
“所以呢,现在单身的话,要不要考虑和我交往看看。”

简直震金,金几乎不管相信自己的耳朵。

“丹丹丹丹尼尔大人??!”金瞪大了眼睛,“啊哈哈哈最近我精神恍惚好像听力不太好啊哈哈,天气真好我先走了……”

“等下。”
丹尼尔略带无奈的抓住正要逃跑的少年。
“被我告白有这么可怕?没想到金这么讨厌我啊。”
说到最后居然有股委屈的意味在里面的,金当然看不出来对方诚心是在戏弄他,慌张的想要解释。

“不,不是啦。”
丹尼尔看着金焦急的样子,感觉这小家伙愈发的可爱。
“我,我只是有点感觉不可思议……”金小小声的解释,“毕竟,在我心目中,一直都是把丹尼尔大人当做父亲来看的……”

当做父亲来看的。
做父亲来看的。
父亲来看的。
亲来看的。
来看的。
看的。
的。

丹尼尔的心中好像有一群草泥马飞驰而过,不过好在他的内心足够强大,完美的维持住了脸上的微笑,还是一副温柔又可靠的模样。
“金,我……”
丹尼尔虽然在笑,但金总感觉有一股咬牙切齿的感觉。
“虽然是裁判长,但也只是上届的参赛者,大概,二十多一些吧。”
“呃……”
“原来我看起来,有这么老啊。”

“不不不我没有那个意思!”
“好了,金,不必多说了。”裁判长也没有多纠缠,“我都了解的,与你无关,是我……冒犯了。”

虽然这种只会从安迷修嘴里冒出来的话让丹尼尔说出来有种说不上的违和,但是,金硬是从中感觉到了落寞无奈的味道。

“金可以忘记之前的事情,不用在意我了。”
丹尼尔见金愣着没有反应,又补了一刀。
“给你造成困扰的话,我很抱歉。”

“不不不不不不我不是这个意思啊!”金最害怕看别人这个样子了,特别是对方还是自己很尊敬,又经常照顾自己的好人。
“我只是吓了一跳啦!”
金只好去扯丹尼尔的衣摆,因为身高原因完美的错过了对方脸上得意的笑。
金有点不安的,毕竟丹尼尔是那么好的一个人,让他伤心的话还真是罪过。

“只是试着交往的话……也是可以……吧。”

丹尼尔:计划通。

然后金就浑浑噩噩的回去了。
其实他没有经历什么,无非是丹尼尔的深情告白和告白之后各种闪瞎人的温柔笑脸以及没羞没臊的几下啵嘴而已。
金开始认真思考丹尼尔的属性是不是他表露出来的那个样子,毕竟——

雷狮长得一副器圔大活圔好鬼畜攻一言不合就要把自己摁进地里进行打圔桩作业的样子。
但是恋爱的时候,最多也就是牵个手,抱着睡觉,然后两个人吃一碗饭之类的,这个别说雷狮,他和秋姐还有格瑞在一起生活的时候都有这样的接触。
当然雷狮会说点荤圔话。

丹尼尔长得一副温柔体贴大方端庄人妻攻正人君子无微不至温驯善良的样子,怎么刚告白完,自己还没说要不要正式开始呢就按着自己的脑阔啃了个遍呢。

金:emmmmmmm……感觉有点对不起雷狮?

金回去的时候,毫不意外的看见正围着粉色爱心小围裙做饭的格瑞。
他,格瑞,紫堂,还有凯莉还是住在一起的,做饭也是轮流着来的,当然围裙是凯莉买的。

“回来了。”,格瑞把焖在锅里的菜盛出来,转头和金说话,“去叫紫堂幻和……金?”,格瑞皱着眉头,“你的嘴怎么了。”
金向来不会跟格瑞隐瞒的,他挠了挠头,有点害羞。
“是,那个,丹尼尔大人,向我表白了,就……”
“就?”格瑞还是皱着眉,看起来很不满的样子,“你就和他接吻了?”

“不不不不是啦!”金没想到格瑞会这么直白,他也有点委屈,他只是说可以先从头开始试下,但没想到对方就直接亲过来了。
在金的眼里谈恋爱是一件告白→聊天→狩猎→牵手→拥抱→亲脸颊→亲嘴→分开睡觉→一起睡觉,循序渐进,条理性极强的行为。
总之金解释给格瑞说这可能是丹尼尔误会了什么。

然后格瑞就眯着眼凑近金,问,“他表白了就能这样?那我要是现在说喜欢你是不是也可以误会一下。”

金面无表情的拍了拍耳朵觉得自己今天幻听挺严重的。
不过又想了想不对,于是冒着被格瑞劈成两半的风险拍了拍对方的脑阔希望自家发小清醒一点。
“格瑞醒醒啊!我们朋友这么多磨砺出来的坚固友情和脆弱的爱情是不一样的!”

于是凯莉和紫堂幻进来的时候就看见金像是拍狗头一样摸着格瑞的脑阔。
格瑞瞪了凯莉一眼,就抓下金的手,跑去端菜了。
凯莉无故中枪。

然后,吃饭的时候,后知后觉的紫堂幻终于发现的金肿起来的嘴唇。
“金?你那个……嘴?”
金正思考着别的事情呢,顺口就答了句,“裁判长啃的。”

当他反应过来不该这么说的时候,抬起头,就看到紫堂幻一张梨花带雨的小脸。

“金……你怎么……能……”
紫堂幻悲从中来,不仅是因为自己喜欢的人被别人啃了,还是因为凯莉在后面掐住了他的胳膊。

“是啊金。”,凯莉也皱着眉头,“其实你不怎么喜欢丹尼尔吧。”
“嗯这个……但是丹尼尔大人他……”

“这就是你的不对了。”凯莉摇了摇头,看向一边(被自己掐的)泪流满面的紫堂,“金你还不知道吧,紫堂他,暗恋丹尼尔很久了。”
紫堂:“等等凯……呜!”
凯莉:“看吧金,紫堂难过的都说不出话来了。”

紫堂的心在滴血,他是疼的说不出话啊,正想解释,就听见凯莉在耳边阴恻恻低语说“金和丹尼尔分开了对我们都有好处。”
“金,和他分开比价好。”
格瑞放下筷子,凉嗖嗖的说。
紫堂还在流眼泪,凯莉的手劲大的惊人。

金也有些犹豫,和一个自己没有感觉的人谈恋爱,是不是也是对对方的不负责任呢,况且有那么多人喜欢天使长(比如紫堂),自己是不是该告诉天使长让他去寻找自己的爱情呢。

于是他说会和天使长大人讲清楚(此时目光投向紫堂),不过他也想要一个人静一静。
紫堂无声呐喊中: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金不要啊!!!听我解释我对你的心意一直没有变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然后金去散步了,散着散着散到扭曲丛林里了。
当金意识到危险的时候已经有些晚了,他在思考着别的事情,没注意到靠近的魔兽。
好在,千钧一发之际,一个黑影略过,魔兽应声倒地。

金还是没看清眼前的人。
“银爵先生?”
那人嗯了一声,“这里危险,跟我来。”

于是金就被银爵牵着到了开阔点的地方。
“你在发呆。”银爵说,他的周围围了一圈小动物,亲昵的在男人身上蹭来蹭去。
“怎么了吗。”银爵去看金,怪异的眼睛里带了点关心,“如果可以,我会帮你。”

金最受不了这样的善意了,他挠了挠头,“没什么,就是一些嗯……恋爱的事情。”
银爵低低的笑了笑。
“和女朋友吵架了?”
“也不是啦,就是那个……嗯……”

银爵看到金这样哼哼唧唧的样子,突然想到一个严肃且重要的问题。
“金,你该不会。”他顿了顿,不知道该怎么和女孩子那样相处吧。

银爵是真心把金当弟弟看的,对方的坚韧和开朗给他带来了很多精神上的宽慰,在他为自己的身世而怨恨的时候,金为他做了很多。
所以在这种情况下,他也不吝啬于教给金一点,像他们这样没办法接受正统教育的人,不知道的,那个,嗯。

银爵脸有点红,当然肤色原因,看不出来。
他指着金的裤裆问,“金应该有自己……嗯……摸过那个吗。”
金没想到银爵会问这个,下意识的摇了摇头,不过他也没有骗人,一般都是格瑞帮他摸的(。)

银爵简直震惊,这哪是一个青春期的小男孩啊,他该不会还以为孩子都是从垃圾桶里捡来的吧。
什么都不知道到时候是会吃亏的。

于是责任感爆棚的银爵义无反顾的解开金的裤拉链向他讲述撸圔管原理。
“嗯,就是这样,那个,”银爵也有点害羞,好在金也没有怎么拒绝,“以后和女孩子要睡觉的时候,”他说,“睡觉不是单纯的睡在一起,当然我也不建议你这么早就干这种事情。”
“女孩子和男孩子是不一样的……”银爵一边说话,一边帮他摸小象,金爽的一批哪能听清银爵的话,对方的手比格瑞大,茧也要多,技术也一般,但总之还是……

银爵说完了理论知识,金也交代在他手上了,他找到一片叶子正准备擦手,就被金按到地下了。
“怎么,金……”
银爵还没问完呢,就被金塞进裤裆里的手吓得不敢动,然后他只感觉的金小小的手无比熟练的帮自己摸起了大象。
银爵:惊恐万分.JPG

其实金的想法很简单,好朋友就是要互相帮助嘛,以前格瑞帮他摸完他也会帮格瑞的,银爵既然不嫌弃他把他当朋友,他也要帮银爵啦。

格瑞要是知道金这么想怕不是要气成羊癫疯,总之,在漫长的努力之后,金终于帮银爵摸出来了。
银爵还躺在地上,四支僵劲不能动。

“银爵,我得回去了啊,再见!”
金擦干了手,看见时间已经不早了,告别了句就走了,留下银爵一个人躺在地上思考他把金当弟弟是不是有什么情感上的偏差之类的……

回去的路上,金打算好了,明天就帮紫堂向丹尼尔告白,然后……
然后他就被站在前面摆pose的雷狮海盗团一行人挡住了。

那天雷狮越想越气,自己好不容易从短腿骑士那里抢来的人,怎么说分就分了呢。
雷狮看向金,正准备说什么,就被金尚未消肿的嘴唇给气到了。
“你!”

天可怜见,他雷狮这么些日子来守身如玉居然到了被始乱终弃的下场,早知道当初他就应该直接把着小家伙给bznshxygxbwjsudhegd
金看到雷狮一脸小媳妇吃醋(?)的表情,突然福至心灵。

“雷狮,跟我一起回去吧。”金说,思来想去果然还是雷狮比较OK啊,人家为了自己把小雷狮都四象封印了。

雷狮:???哦哦哦好的好的👌

于是在金和雷狮走近们的时候,看到的就是一副奇妙的场景。

秋姐霸气侧漏的一个人坐在沙发上,旁边是笑着的凯莉,小黑洞试图撒娇靠近秋却被打飞出去好远,丹尼尔站在沙发后面虽然看起来挺正常的,但感觉有点怂怂的样子。

前面,格瑞和紫堂幻,安迷修还有嘉德罗斯几个人站在那里。
雷狮现在看到秋还是腿软的,但还是义无反顾的拉着金进去了,一边在心里想着这么凶的女人以后肯定嫁不出去。

秋看见金又拉着雷狮,感觉自己脑溢血都要突发了,其他人也差不多这样,只有小黑洞嘤嘤嘤的跑到金这边求安慰,让金放开那个老男人。
丹尼尔目光不善。

“金啊!”秋按着眉头,“就算你,实在不喜欢女人,但总得给我找个优秀点的男人吧。”
“你和雷狮交往,还不如……” 她扫视了一周,最后目光落在了格瑞,旁边的紫堂幻身上。
“还不如和着孩子,以后说不定还能在上面。”

在秋姐目光抽离的一瞬间,胸有成竹的格瑞的自信星受到了成吨的打击。
紫堂弱弱的想说他们家人成年之后身高没低于180的,但是按金这个骨龄最对长个170多一点,不管怎么样都不会在上面的,但是他睿智的忍住了。

“总之,”秋说,“我不想干涉你的交往,但还是希望你再考虑考虑,姐姐不希望你受苦。”
“还有……雷狮你他娘的还不把爪子从我弟弟手上拿开!姐姐希望你能找个温柔体贴,至少会做饭,个子不要太高的,长得像小姑娘最好,不对,是女人的话怎样都OK。”

凯莉:啊哈。
丹尼尔目光不善。

……

后来金回家的时候有看见紫堂幻一脸羞涩的靠近自己,嘉德罗斯和小黑洞在炸厨房,其他人给秋姐端茶倒水。

跑来找金表明心意的银爵看到这幅沸反盈天的画面突然有点懵逼。
是我错过了什么吗?